结构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结构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慢爬三年IPO路上的蜗牛离上市越来越远

发布时间:2020-07-21 10:56:04 阅读: 来源:结构管厂家

随着A股自去年来由熊转牛,不少曾打算在海外上市的业内公司都纷纷将目光移回了国内股市。来自苏州的蜗牛科技在2012年IPO失败后又杀了回来。4月3日晚间,证监会官网披露的《深交所创业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中止审查企业基本信息情况表》显示蜗牛上市审核被再次中止。

产品单一,转型慢半拍

这一切,还得从蜗牛当年那次被叫停的IPO说起。在创业板去年开启改革之前,挂牌公司必须要满足“最近一/两年有一定规模盈利”的财务要求。而蜗牛在2013年提交招股书时,前两年都处于净亏损状态,是完全没法通过审批的。不过,就在上市申请被叫毙的这年,蜗牛却奇迹般地实现了1.25亿规模的净利。

蜗牛业绩逆天暴涨的推力来自于何方?答案是旗下的端游《九阴真经》。这款主打武侠风的网游于2012年正式上线,随后迅速风靡于广大玩家,最高在线人数达30万人。正是这款热门网游所带来的大量收入才使得蜗牛科技得以在2013年实现了净利破亿的好业绩。

但是,《九阴真经》所带来的收入竟占到了蜗牛同期总营收的七成以上。由于网游的生命周期终究有限,高度依赖《九阴真经》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极具隐患的。果不其然,随着端游浪潮开始退去,《九阴真经》的付费用户数量及平均贡献收入在2014年均开始出现大幅下滑,去年前三季度的净利环比缩水高达50%左右。

其实,在游戏界已经有很多家高度依赖某款网游的公司面临过这样“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困境。《传奇》之于盛大,《天龙八部》之于畅游,莫不如此。为了解决这个难题,蜗牛做出的选择是向移动端转型。

去年9月上线的人气手游《太极熊猫》,正是蜗牛基于转型战略所打造的全新产品。虽然这款游戏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取得了人气和口碑的双丰收,奈何蜗牛在移动端尚处起步阶段,所带来盈利非常有限,无法完全弥补端游衰退所造成的业绩流失。

根据了解,蜗牛此次IPO的最大诉求就是募集到建设自身移动端平台所需的大笔资金,可此前留下的旧债却让审批进程前景不妙。在游戏界变革的浪潮中,慢半拍的蜗牛所拥有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净整些不靠谱的

前面讲到蜗牛过于依赖单一产品来实现盈利,这导致他们的经营存在较大的风险。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除了已经开始转型,蜗牛这些年来其实曾有过不少试图自我突破的举措;无奈的是,由于选择的方向略不靠谱,均未能开花结果。

早在2009年,蜗牛科技就曾在3D虚拟技术上有过尝试,他们当时还特地喊出“不只是一个游戏公司,而是定位于做虚拟世界的缔造商”的口号。从2010年起,他们先后与来自服装、商业地产、音乐、电影等行业公司进行合作。在那些虚拟3D技术的合作项目中,最有名的要属号称亚洲最大的“虚拟偶像演唱会”了。

但上述的种种,却都只见规划不见落地。冷静下来想想,AR/VR技术直到现在都还是“深坑”,是属于有理想又有钱的主才玩得起的游戏。一家只靠单款游戏盈利的小公司,又何德何能玩得转呢?

眼见3D虚拟难以玩转,蜗牛很快又找到了新的突破口——智能手机+虚拟运营商。试想一下:订制的蜗牛游戏手机,搭载预装有旗下游戏的ROM,再配以专门为玩家设计的资费套餐,这画面真的太美。

正是看到如此光明的前景,蜗牛在去年朝着游戏界的小米为目标坚定地迈出了步伐。由于打造硬件产品需要较长时间,他们便先从虚拟运营商下手。2014年4月,蜗牛高调推出了170号段的「999免卡」,号称“免语音资费且余量不清零”。可他们分蛋糕的动作太大,这场“免费风暴”很快就在“中国联通叫停虚拟运营商蜗牛移动170号码”的通知中告以平息。

尽管双拳已折其一,蜗牛仍然坚定地执行着既定战略。9月26日,他们隆重发布了代号为“78点P01”的蜗牛游戏手机。该款机型专门配置了专用于游戏的硬件和软件,很有点安卓时代的NGage的感觉。今年1月,他们又推出了代号为“W 3D”的3D裸眼技术游戏手机。与手机发布的同时,蜗牛也复活了自己的虚拟运营商业务。

蜗牛的这两款主打游戏功能的“雌雄双机”,实际体验到底如何呢?据称价格不菲的W 3D至今仍未上市;而已经问世半年的78点P01在用户中所赢得的口碑可以归纳为:红米的配置,小米4的价格,是十足的坑爹货。

3D虚拟玩不转,虚拟运营被叫停,游戏手机坑爹货,屡次尝试不靠谱项目的蜗牛似乎已经没有自我突破的成功理由了。

队伍内部有点乱

除了业务单一、转型慢半拍、新业务不靠谱等诸多问题,蜗牛内部其实也是蛮乱的。从2008年开始,他们就保持着每年出走2至3位核心骨干的节奏。不到十年时间,他们的核心团队员工走了接近一半,离职率高达43.3%,这对于一家小规模游戏公司来说还是蛮恐怖的。

值得注意的是,蜗牛主管运营的副总经理何一希于去年1月离职。虽然公司解释称是其个人职业发展原因,但通常来说,帮助企业运作上市堪称个人职业生涯中最亮丽的一笔。何一希为了“个人职业发展”连自己效力多年的公司上市都不愿等,这难免不让人浮想联翩。

此外,蜗牛还陷入了与另一位核心骨干赵月宾的股权纠纷。去年3月,赵月宾辞职但拒绝归还所持股份,双方调节无效后对诉于公堂。根据小内的了解,何一希和赵月宾是蜗牛在2008年进行股权激励时获得股份最多的两名员工。也就是说,最劳苦功高的两位老臣于去年相继离开,一种人心散了的感觉油然而生。

除了核心骨干流失,蜗牛内部人员结构也颇为诡异,他们的财务总监竟然由没有财务经验的人担任。据招股书显示,财务总监由董秘陆星兼任。从其公开履历来看,历任市场、人事、行政等部门职务的陆星此前并未从事过财务工作,却能接任总监之位,不禁让人怀疑他们的内部管理和用人制度。

蜗牛的用人乱象,甚至是从面试就开始的。一位叫阿P的朋友,曾应聘过蜗牛的韩语商务岗位。那次令他终生难忘的面试,大概情况是这样的:他先被安排错了面试官,对方既非商务部门主管也不懂韩语;好不容易换来商务主管继续面却得知该部门根本未有空缺职位的消息,临到最后还得到一个“语言不过就是工具”的评价。千里迢迢赶来面试,最后却落得个啼笑皆非。

已经爬行了三年的蜗牛,向着IPO再度杀了过来。但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在业务未有突破,转型慢了半拍,内部隐患重重的情况下,他们此前的那些折腾恐将只是白费力一场。

本文为“互联网圈内事”原创,转载请注明作者为“互联网圈内事”、来源于百略网()

ui设计学费

android app 开发流程

ReactNative+TypeScript

java有哪些方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