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构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结构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农村陪读热究竟陪来什么

发布时间:2020-07-13 17:41:36 阅读: 来源:结构管厂家

农村家长们将孩子送到县城或乡镇求学,不计成本汇入陪读的洪流,令人困惑让人忧。

幼儿园陪、小学陪、中学陪、大学陪……当今社会陪读热潮以不可阻挡之势在各地盛行。和城市一样,农村对优质教育资源的渴望,让家长们纷纷从大山深处的家里走出来,将孩子送到县城或乡镇求学。家长们不计成本、背井离乡汇入滚滚陪读的洪流中,能否成为孩子成长道路上的助力器,说来令人困惑让人忧。

乡村涌动陪读热

在一间灰暗的平房里,中间用布帘隔开两张床,一张书桌上堆满了学习资料,一个电饭煲和一台液化气灶,这就是陈桂英在长治市壶关县城租住房间的所有家当。

屈指算来,陈桂英在这里已度过了10多年的陪读生涯。2000年,家庭本不富裕的陈桂英夫妇便把才5岁的孩子送到县城的幼儿园,夫妻俩也放弃了家中的农活,从树掌镇回车村来到县城,租了一套房子,一边做些小生意,一边照料儿子的生活起居。

没想到生意不好做,亏了本,但陈桂英仍然决定继续留在县城。“我们这辈子是没什么希望了,但不希望孩子像我们一样。在县城读书,起点总比乡下高了许多。”儿子今年参加高考,她更是早起晚睡,无微不至地照料着儿子的生活起居。家中里里外外的事是顾不上了,但在她看来,只要儿子能顺利考上大学,自己所有的付出都值得。

在壶关县城,像陈桂英这样的陪读家庭还有许多。因为陪读,有的人把农田留给家里的老人耕种,有的人不得不把田地荒废,节假日才能回家料理一下,一年奔波在城乡之间仅车费也得好几百元。尽管如此,家长们陪读仍“热力”不减,而且陪读现象日趋低龄化,早已发展到小学和幼儿园也陪读。

背后的辛酸与隐忧

虽说不惜代价也要让孩子上好学,但是面对飞涨的物价,不少陪读家庭还是感觉压力不小。

石坡乡板安窑村的李香丽说,进城陪读花销很大。一是房租,二是生活费。她来县城陪读一年多,已经搬家三次,现在租的是三户共用的一套三室一厅的居室,客厅和厕所共享,因为离学校近,房租涨到了300元。由于要定点接送孩子上学放学,李香丽没办法找工作,生活的重担就全部压在了丈夫的肩上,还有家里的庄稼全都扔下,只有到周末的时候,才能回村干点地里的活。虽然孩子上学不用交学费了,但每周还免不了要交点学习材料等杂费,“现在一到周末,我的心都揪揪着,最怕孩子说周一老师要交什么钱。”

与李香丽同村的秦风香感觉到的压力更大。为了让孩子进城上学,她和丈夫拿出多年的积蓄,又贷了10多万元的款,于2010年买了一套房,她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每月她要还近900元的房贷,女儿上幼儿园大班,儿子上小学,俩人一个月的费用近600元,还有全家近80元的水电费和700元左右的伙食费,再加上其他方面的花销,每年大概要花掉近2万元。这对她们这个农村家庭来讲,确实是有点吃不消。

同时,陪读热还引发了农村学生流失日益严重。以壶关县为例,石坡、树掌、桥上、鹅屋等五个偏僻山区乡镇在2003年以前几乎村村都有小学,随着人口增长率的下降和人员的流动与迁移,原来一些学校都已经撤并,现在五个乡镇只剩下乡镇统一集中的十几所寄宿制小学和初中,还有几个教学点。其中石河沐寄宿小学和初中学生人数最少,服务十多个村目前仅有学生70余人,比三年前减少了70%。农村的孩子越来越少,许多小学因招不到生而自然消失。

孰是孰非陪读热

分析农村陪读热的原因,很多家长迫切希望孩子跳出农门,而乡下学校各方面相对薄弱,为不使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家长加入“陪读大军”全力供孩子读书。而且,近年来农民通过务工等途径,生活条件好转,把追求更加优质的教育作为家长对孩子应尽的义务。还有一部分家长陪读主要是为了监督孩子,县城有许多网吧和娱乐场所,社会环境复杂,怕对孩子产生不良影响。

其实,仔细分析,陪读益处还是有的,孩子的安全更有保障,也能够直接感受到家的温暖,父母与孩子也有更多的交流机会。有些孩子身体不好,父母也能更好地照顾孩子。但是,有些孩子面临陪读,思想上可能产生无形的压力。父母背井离乡,家庭的前途也受到了影响。加上因外出陪读还使少部分家庭出现了这样或那样的危机,有的甚至陪散了家庭,造成难以愈合的伤痛。

不少教育工作者对陪读热忧虑颇多。这种保姆式的陪读极易造成孩子依赖性强、适应性差以及不善交际等人格缺陷。壶关县实验小学校长李卫红认为,陪读对于多数孩子来说,有家长在身边照顾,不用洗衣、做饭,当然生活便利了许多,但也有不少孩子怀有抵触情绪,不领父母情。不停地唠叨、无休止地说教,每时每刻的监督,限制孩子自由,从而引发孩子强烈的叛逆心理,一些家长的苦心得到的却是适得其反的效果。“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家长无微不至的保姆式陪读,无形中削弱了孩子自立、自理能力。孩子的学习上去了,生活无忧了,但融入社会的能力却受到了极大的限制。与其这样,倒不如放手,让孩子独立,尽早适应社会。”壶关县一中校长牛方生这样说。

农村陪读热,该降降温了。而降温的关键,除了有关教育主管部门采取切实可行的措施均衡城乡教育资源外,也应教育和引导农村家长改变思想观念,学会爱孩子、怎么爱。许多家长也希望相关部门和社会能更深入地关注这些孩子、这些家庭,为农村孩子的健康成长献计献策,助一臂之力。

濮阳西服定做

黄冈西装订制

特色服饰

朝阳订制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