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构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结构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四川金顶重组迷局-【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6 09:20:54 阅读: 来源:结构管厂家

四川金顶“重组”迷局

2009年的这个春天,对于四川金顶(600678)这个曾经名噪一时的西南地区水泥龙头而言注定不会平静。

2009年5月15日,也就是在本报独家揭露华伦集团掏空四川金顶内幕后第49天,四川金顶发布公告: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一案,证监会成都稽查局于2009年5月13日决定对四川金顶立案调查。

就此,仅2009年5月5日一天之内,四川金顶便收到九份来自于四川省乐山市中级人法院《应诉通知书》。

2009年5月12日晚,四川金顶再度发布公告称,包括乐山万利达仪器化玻有限公司、峨眉山市大为玉东石膏矿在内的十家企业和个人分别就买卖合同纠纷案向峨眉山法院提起了诉讼请求。

同时,该公告还表示:乐山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就股权转让纠纷案也对其提起诉讼,乐山中院2009年5月7日受理该案件。

而在此之前,四川金顶在遭到多家债主逼债的同时,其部分资产遭遇到了诉前财产保全和冻结。

自4月21日开始,四川金顶先后发布了6则诉前财产保全和5则股权冻结公告。四川金顶以及大股东华伦集团相关资产遭到各路债权人的查封、冻结,涉及资产金额近3.9亿元。

同时,华伦集团和其关联股东浙江华硕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所持的四川金顶的全部股份分别被四川省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先后冻结。

如此看来,“重组四川金顶势在必行。”乐山市经济委员会(下简称:乐山经委)有关人士告诉记者,“但重组的事情却远比想象中复杂。”

由于其特殊的股权结构和该公司所承载的社会影响等问题,却让目前的重组步步维艰。

经营困难期

纸是终究包不住火的。

自2009年3月28日,本报刊发独家调查《华伦集团掏空四川金顶内幕》,把四川金顶大股东华伦集团的行为“揭盖”后,4月17日起,针对四川金顶及其大股东华伦集团的各种诉前保全和股权冻结诉讼,如雪片飞舞,纷至沓来。

2009年5月15日,乐山经委对本报记者发来的书面函(以下简称:乐山书面函)中如此描述目前四川金顶所遭遇的困难:金顶集团由于欠供应商货款以及当期资金的短缺等问题,造成企业生产必需的现金流严重不足,不能长时间维持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

“为解决目前四川金顶的经营生产问题,乐山政府近期已经向其投入4000万政府专项的应急资金。”上述乐山经委官员向记者坦言,政府方面也组织了大批人马对四川金顶员工就有关问题座谈。 “目前我们已经向四川省委有关部门请求特批,希望有关四川金顶的诉讼案件能够都交由乐山市层面处理,这样,便于我们与有关金融机构达成共识。”

虽然目前在省、市银监局的大力协调下,取得了各债权银行的谅解与支持,但银行以及各有关方面给予金顶公司仅仅3个月的宽限期。

据乐山书面函透露,由于金顶集团目前的问题十分复杂,而各方面给予的支持期限仅有三个月,但要想在三个月以内解决其全部问题有很大难度。

目前看来,四川金顶尽快重组,引入新的战略投资者,似乎已经时不可待了。但重组的路,却同样漫漫远兮。

“金顶集团大股东不规范运作的情况有待于进一步核查,是否能核查清楚没有确切把握。谋划金顶集团未来发展方面,仍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可能会增加企业摆脱困境实现发展的难度。”上述乐山书面函中如此写道。

谁的四川金顶?

虽然浙江富阳政府层面和乐山政府层面在面对华伦集团及四川金顶的危机时,同时都反应迅速,都在第一时间表现出了自己政府所承担的责任,但这起事件的特殊性,却成为引导四川金顶重组的最大障碍。

2009年5月4日,五一劳动节小长假节后的第一天,由乐山市委分管经济的副市长带队,包括乐山市经委主任、乐山市国资局主任及监管部门领导等在内一行数人飞赴浙江富阳,就如何拯救四川金顶的有关问题进行了第一次见面恳谈。

“大家都初步达成了一致意向,那就是拯救华伦集团、拯救四川金顶。”据当时与会的有关人士向记者透露,“目前关于拯救方案和拯救步骤,双方仍没有取得共识。”

“对于富阳政府而言,他们的意见是偏向于拯救华伦集团,四川金顶作为华伦集团子公司,他们认为只要拯救了华伦集团,四川金顶的问题就迎刃而解。而乐山政府层面则希望两地政府能够真正联手起来,把信息都透明化,才能够有利于双方配合。”知情人士向记者坦言。

5月4日,四川金顶就早前的香溢融通(60083)4月30日涉及的有关业务诉讼发表公告称:四川金顶涉及的这起3笔典当连带责任担保、当金总计4000万元的担保协议中,公司查遍所有的备查资料都未查到有关文件,并指出四川金顶8位董事已经给予公司复函,表示并未签署上述担保协议,而公司实际控制人陈建龙却尚未复函。 <<首页12末页>>

“四川金顶内部到底还有多少类似于此类的无记载、也不通过董事会审议的事项,现在谁也说不清楚,这种时候,即使乐山政府强制介入清算,也很难摸清楚其中的资金亏空漏洞。”乐山市经委的有关人士坦言。

随着各种追债和冻结诉讼的增加,四川金顶的局面陷入前所未有的尴尬。

与其他被借壳的上市公司不同,当时,在转让其国有股权时,乐山国资局要求受让方在不改变主业的前提下做大做强。同时,在华伦集团接手后,四川金顶职工将完成由国企职工到民营企业职工身份的改变。

“股权转让后,乐山政府已经完全失去了控股权,拥有的只是政府的协调权。”北京博德产权集团副总经理李召平告诉记者。

“四川金顶是乐山市七大型支柱企业之一,金顶不停产,是我们乐山市政府的责任。”上述乐山市经委的有关人士坦言,近期据他们调查,华伦集团在入主四川金顶后,按协议约定履行安置原国企职工义务至今未完全履约。

“当时对于员工国企身份的买断,华伦集团方面要求职工工龄每年800元的补贴,这笔钱分50个月付清,但当时大家都不同意,于是此事就此拖延了下去。”一位在四川金顶工作了十余年的老员工告诉记者。

4月24日,四川金顶发布公告称,经董事会临时会议决议,同意聘任袁平为公司执行总经理;取代原来的执行总经理成志红,并全面主持四川金顶的工作,而聘任吴飞龙为公司常务副总经理。

袁平与吴飞龙皆为四川乐山人,且都为在华伦集团入主之前的原四川金顶的高层。在完成这次高层变动后,华伦集团派驻在四川金顶中的高层人士则都渐渐地消失在四川乐山当地。

富阳市政府方面相关人士向媒体坦言,华伦集团董事长陈建龙目前一直配合政府进行资产核查工作,华伦集团各子公司一直维持正常有续生产。

富阳政府表示,现在的问题是,继四川地区爆发对四川金顶和华伦集团的诉讼及诉前保全后,浙江企业此类诉讼也在增多,“这是处置华伦集团经营危机的关键问题,不利于’保华伦、保金顶’的原有计划实施。”

目前富阳政府对于拯救华伦集团已经自顾不暇,而远在千里之外的四川金顶的维持生产和员工的稳定的重任,就落在了在重组过程中只有“协调权”的乐山政府身上。

谁来重组?

对于四川金顶来说,或许只有在把四川金顶的有关资产和债务方面的情况调查清楚后,重组的第二步工作,也就是寻找新的战略投资者的工作才能有序地展开。

那么,到底是富阳政府先为华伦集团引进重组方,通过对母公司进行重组后进而盘活四川金顶;还是通过协商,让华伦集团及其相关联股东先交出其在四川金顶的股权,引入新的投资者重组四川金顶,进而由两方政府分别主导各自的重组?

据接近乐山政府的有关人士告诉记者,目前乐山政府方面是希望新的战略投资者除了要有雄厚的资金实力外,还必须继续大力发展金顶的水泥生产的主业,并做大做强,该战略投资者对于四川的水泥市场应有深厚的销售背景和人脉。

“目前就这一关键问题的协商仍未达成共识。”上述接近乐山政府的有关人士表示。

“如果富阳方面为华伦集团引进新的战略合作者,那么华伦集团的有关股权和主业的安置问题都将直接影响到四川金顶的重组,而华伦集团引入的新的战略投资者在对待四川金顶重组的问题上,更有控制主导权和话语权。”李召平告诉记者,乐山政府如果在没有相关约束华伦集团的协议之下,其提出有关构想只能作为建议,而华伦集团是否采纳,则要看相关当事人的协商结果而定,并没有强制主导权和话语权。

“我们现在特别担心的就是引入的战略投资者又是第二个华伦集团,所有的做大做强四川金顶水泥主业的承诺都变成空话一句,而再次对其进行新一轮的资本掏空,四川金顶是再也不能承受如此大的重创了。”乐山市经委的有关人士告诉记者。

高昂的学费

“这次的代价太惨痛了。”乐山市经委的有关人士对记者感叹道。

2003年8月,乐山市国资办有关转让四川金顶的国有股权的最后一轮竞价中,对于进入到最后的一轮受让企业华伦和华立集团两家联手组成的同盟军和川威集团就价码上相持不下的局面。

最后,有关方面采用了一价定胜负的暗标方式,价高者得,华伦和华立集团两家联手组成的同盟军最后以2.06元每股高出川威集团出价每股0.4分钱的价格胜出。

按当时华伦和华立集团一共受让的1.17亿股计算,乐山国资局从华伦集团和华立集团方面获得的股权转让款仅仅比川威集团多了约47万元。

而如果说当初华伦集团和华立集团结成同盟军共同参与竞争,早已名声在外的资本大鳄华立集团的出现在四川金顶的股权竞争者中,其资本实力也不容小觑,也似乎很容易让人相信这支同盟军也同样不乏重组并运作四川金顶使之做大做强的实力。

而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华立集团仅仅在这出戏码中只是“过桥”客串而已。

记者仔细翻看了当时有关该部分国有股权转让的全部公告发现,所有的公告中,均没有对该部分股权的受让方作出任何有关私自限售该部分股权的任何限制条件。

“华立集团在接手这部分国有股权时,没有任何承诺,也就是说其在接受这部分股权的时候,可以随时任意转让给华立集团愿意出让的受让方,如此一来,实际上谁是真正的股权买家,就已经不再乐山政府的控制之中了。”一券商投行人士向记者分析,一般的上市公司股权的受让方,都会根据上市公司的实际情况,做出12-36个月不等的禁止该部分股权转让的承诺。

“这种教训在中国资本市场中绝对不是偶然,也绝非少数。”李召平告诉记者,由于我国各个地区的思想文化以及经济发展的差异,一些发展相对落后的地区则缺少对资本市场的深刻认识

对于相关政策和规则以及各种资本运作的手段都缺少足够的认识和了解,而一些经济发展相对较快的地区,则利用自己先人一步的对于资本市场的熟悉,而提前布局于发展相对落后的区域,而这些相对落后的区域一旦松懈中招,那么其要为此付出高昂的“学费”。 (中国水泥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首页12末页>>

微信小程序定制开发

中联重科

会员管理系统

相关阅读